十八章:鱼腩的反击

臭猪胖乎乎

    最快更新我能看见战斗力最新章节!

    强者与强者,部族同部族,赏金公会和龙西联盟的残兵厮杀一起。

    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赏金公会的致命狙击非但没有形成碾压之势,反而有种要被唐氏冲散的感觉。

    推至山谷巅顶的叶擎苍阴沉着脸,把玩着翠绿扳指,望着乱成一片的战场沉默不语。

    半空中刘、农、沐家的四位宗师联手,却那拿盗火宗师毫无办法,五色神龙的每一次甩尾摆首,都震碎己方宗师的灵技,明明是以四敌一的绝对优势,却打得畏首畏尾。

    而这也让迅速战胜萧锦林然后狂风扫落叶的完美战术成了空谈。

    另外几片巅峰战场也是同样,唐百川对上申屠宫主打了个有来有回,凶牙府主迟东莱甚至被唐思源压制。

    只有狱鹰公良邪、幽冥王百里伏幽不负众望,取得些许优势。

    眼下就看哪一方的强者率先取得突破,形成以少打多的局面,将优势化作胜势了。

    还是要感谢伊祁天龙的灵毒,使龙西这方的精锐武宗无法出完全的战力,虽然在巅峰战场上焦灼,但整体战局上,除了一开始些许的猝不及防外,赏金公会借助玄机宗出售的制式灵甲,已经成功站稳了脚跟。

    借助着正义联盟的东风,大临商盟终是与玄机宗搭上了线,不但获得购买破玄玉的资格,更是打通铸甲山的渠道。

    寻常千万级的灵甲,只能抵挡玄级以下的灵技,碰上凶境武者,基本就是一次性的用品。

    但这批铸甲山的灵铠,坚韧程度远超同济,能够完美抵御一万五千点灵伤以下的灵技,要击破灵质结构,至少需要三万点以上的灵伤。

    这也意味着寻常蜕凡的合击或是单人融合技,根本对着灵甲毫无作用,即便在同境作战中,拥有这样的灵甲,也会多出大大的优势。

    就好像一轮灵技交换,唐氏这方的灵甲纷纷破碎,而赏金联盟却完好无损,再次交手的时候,赏金联盟就可以打得更加激进,而灵甲损毁的唐氏则根本不能采取激烈的对抗方式。

    看着渐渐向唐氏核心推进的赏金公会精锐,俯瞰战场的叶擎苍眉头稍微舒展。

    虽然发生了不少意外,但剧情终归是按照计划的方向发展,只要击溃龙西联盟本部,赏金公会的精锐就能调转头来协助几位顶尖高手奠定胜局。

    只要龙西本部被击溃,即便萧锦林神功盖世,也只能败逃,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从一开始,大临商盟的目标就是龙西唐氏,至于萧锦林这样的顶尖宗师,还是留给宗派处理比较好。

    意气风发站在山巅的叶擎苍将战场当做风景,殊不知天外还有别人观望着自己。

    身着红袍脸的血楼之主闻人元武,还有左右两位尸骨护法,被曹家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血楼三大强者,竟然有胆出现在龙洲,这或许是督天王巡都没有想过的事。

    这或许就是灯下黑,而这场黑,已经持续了数月。

    “两位护法觉得,唐氏的潜力如何?”

    闻人元武俯视战场,照两位护法问道。

    “唐氏潜力很强,不提已经证道宗师的龙西天骄,只说唐氏其他人也丝毫不弱。”

    骨道人丰幽指点着半空中几处巅峰战场道:“屠妖宫和凶牙府都是我们的老熟人了,申屠老狗和迟东莱这两个家伙虽然因为功法的原因难证宗师,但一身诡异绝学也绝非普通凶境巅峰可比,可唐氏这两个高手也不知是哪冒出来的,竟然丝毫不弱,哉怪哉!”

    “何止不弱。”

    眉间一道神圣白毫的尸和尚附和道:“和尚断言,再有五百招开外,迟东莱一定会败下阵来,而与申屠宫主对垒的那名强者,右边灵臂行功运劲中略显生涩,应该是重铸不久。”

    “这样说来,这位高手的全盛战力,还要超出申屠老狗一线?”

    丰幽有些吃惊唐百川的修为,不禁感叹道:“到底是培养出龙西天骄的世家,真是高手如云呐!”

    “能以世家资源将族力发展到如此地步,看来唐氏能人不少。”

    闻人元武霸气说道:“将其纳入血楼后,定能有不小的发展。”

    “楼主英明。”

    尸和尚固翰笑着附和道:“小僧曾与唐天骄会过几面,此人恩怨分明豪气干云,若是能度过此劫,此人以后定能成为血楼的强大助力!”

    “既然要动手,那便得凶猛利落些。”

    丰幽不无担忧道:“这儿毕竟是龙州,满是御兽宗的耳目,我们三人在这出现的消息,不消半日就能传到鳞宗耳朵里,天知道此洲究竟有多少御兽宗的虫兽耳目,不得不防啊!”

    “道士说得有理,从楼主说要纳唐氏入楼,和尚的漏尽通便有动静,看来这趟救人的风险不小。”

    固翰仔细感应漏尽通的信息,最终还是朝闻人元武这样说道。

    “那就等。”

    红袍飘展,闻人元武眼睑低垂,淡淡道:“等到尸护法的漏尽通无有动静时再出手。”

    不明所以的尸和尚与骨道人对望一眼,亦是眼观鼻鼻观心地安静下来。

    下方战场的厮杀还在继续,身着优越灵甲的赏金公会精锐,对上身中剧毒的唐氏武宗,优势自然无比明显。

    成组成组的推进让唐氏本部倍感压力,明眼人都能看出唐氏已经没有办法分出力量庇护方阵。

    这时各分宗的族长站了出来,能够出户建府的全都是唐氏的优秀族人,只可惜事务缠身,大多在蜕凡巅峰后便有些懈怠。

    以至于平均四十五岁的分宗宗主中,居然鲜有凶境的武者,但在这个时候。

    不论是灵意合一还是蜕凡巅峰,这群分宗宗主操着生疏的灵技便往压过来的赏金公会精锐冲去。

    知道本身灵技无法破开敌人铠甲的分宗宗主们开始凝聚合击,只是离开武堂太久,身旁又不是队友,三人临时成组的合击,大多连波频都没调好,就散开了。

    然后再一次凝聚,尝试。

    每位分宗家主仿佛将这残酷的战场,当成族中的武堂,与身旁队友不断尝试合击。

    而步步逼近的赏金公会精锐只是哈哈大笑,临阵磨枪只是故事中提及的愚蠢,想不到竟有机会亲眼见到。

    嘲笑刺耳扎心,几百唐氏分宗宗主强忍羞耻咬牙低头,灵技在不断生涩的交汇中,渐渐找到了契合的波频。

    感受着相融的灵气,重伤武宗推开医官,踉跄地走到阵前,以神魂锁定突入方阵的敌军,大声咆哮道:“风之岚,断阙开山!”

    金系灵力凝聚而成的半月斩击呼啸而出,化作百轮金月,朝着远处的赏金公会精锐劈战而去。

    通天诀的黄级合击:风之岚,西陵唐氏秘术阁几百年研究的最高杰作,只消三名蜕凡合击,便能达到最小灵伤一万七,最大灵伤四万一的凶猛合击。

    百道金轮呼啸而出,就像是有百位凶境同时出手,那遮天蔽日的金色月轮直接把赏金公会的人给干蒙,为首几个更是直接被斩得支离破碎。

    道道都是三万灵伤以上的合击,让大临商盟重金购置的玄机宗灵甲毫无作用,同时也将龙西联盟濒临崩溃的士气打了回来。

    而赏金公会的精锐曾经何时见过这样凶猛的战阵灵技,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懵,又被唐氏武宗连连得手。

    谁都没有料到,将战局逆转的,竟然是那群一直被唐氏武宗护在阵中的分宗之主。

    这群荒废武道不知多久,已经开始长出肚腩的中年男子,竟然能爆发出这样可怖的威力!?

    好好的战局一下子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这让叶擎苍很不满意,拇指的翠绿扳指都要被攥裂了。

    而天上观战的血楼三人更是吃了一惊,他们也没想到,方阵中这数百遇难累赘一样的男人,竟然能爆发至此,逆转战局。

    受到鱼腩爆发的鼓舞,巅峰战场上的唐氏高手跟打了鸡血一样,竟反压回去。

    特别是唐百川,状若疯虎的连连抢攻,十指极芒纵横间打得申屠宫主连连败退,眼看便要奠定胜局。

    “楼主,好像不用我们帮忙,唐氏也能冲破大临商盟的围剿啊。”

    丰幽哭笑不得地朝闻人元武道,蛰伏龙洲数月,便是要找何时的机会招揽唐氏,但看眼下情况,这唐氏实在凶猛得有些过分,若是真让唐氏突围出去,那他们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看下去。”

    智珠在握的闻人元武淡淡道:“战斗的天平,从来不是一两次幸运的爆发,便会倾移的。”

    适才凶猛的合击打得赏金公会措手不及,但回过神来发现,鱼腩终究只是鱼腩。

    荒废武道太久,只是几次尝试加上一次爆发,就让唐氏的分宗宗主们气喘吁吁,更有娇弱的伤到了经脉。

    一副色厉内荏蓄势待发的模样唬得住普通人,又哪里骗得过阴沟里打滚出来的恶徒。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满脸嗜血的赏金公会精锐杀将回来,中毒的唐氏武宗根本无法抵挡。

    发现诈唬无用的分宗宗主们连忙开始第二轮的合击凝聚,可好运仿佛已经在上一次用完。

    哼哧哼哧聚起半晌,最后只有零零落落十几道金色月轮斩出。

    “战斗经验实在太差......”

    尸和尚固翰皱着眉头道:“若含而不发,赏金猎人定然投鼠忌器,可眼下招式用老,没有二次发力的他们可真成了待宰的羔羊。该得老衲出手了,不然只要一个凶境突入阵中,便能掀起杀戮风暴!”

    “老道同你一起!”

    骨道人丰幽附和完,便要祭出万劫不化骨同尸和尚一起入阵。

    “还不到时候。”

    闻人元武划出一道血幕,遮蔽两位爱将的灵力气息,并阻拦道:“再等等!”

    “和尚不明白,楼主在等什么?”

    固翰不解道。

    “在等你。”

    闻人元武淡淡道:“等你的漏尽通警讯消失,便是我们出手的时机。”

    “可若是现在不出手......”

    固翰有些犹豫,因为他已经看到有个赏金猎人施展遁地秘术,恐怕下次出现,唐氏方阵的这支“貌似”精锐,便会中心开花。

    看过百道金轮的盛况,让固翰对这群创造迹的弱者很有好感,不忍见他们被屠戮。

    “等!”

    闻人元武最后说了一句,便再次回复眼睑低垂的静思模样。

    而尸骨护法对视一眼,也散去了跃跃欲试的灵力。

    就同固翰判断的那样,手持双刀施展遁地秘术的赏金猎人在唐氏分宗宗主的方阵中出现。

    双刀轮转便是数百道锐利的刀芒开花,飞旋散射而出的刀光如割稻子般,将中心十数武者切成数段。

    将虐社弱者视作最高快乐的赏金猎人“嘎嘎”大笑,狂舞双刀杀入阵中,久疏战阵的分宗宗主们,几无一合之敌。

    等到唐氏的精锐武宗前来驰援时,地上已经多了几十具尸体。

    浑身是血的赏金猎人狂笑着同暴怒的唐氏武宗开始厮杀。

    将战局尽收眼底的尸和尚面露不忍之色,自从白毫金焰重塑佛骨后,他便越来越不喜杀戮。

    但数十年的追随,固翰明白闻人元武绝不是无的放矢之辈,即便心中有疑,他也愿意先遵从楼主的命令。

    而事情发展到这步,他已经明白了闻人元武的深意,原来,漏尽通的危险,来自于这些唐氏的“累赘”。

    当癫狂猎人斩杀数十人后,漏尽通的危险警示却下降了一个段位。

    尸和尚终于知道,闻人楼主要等的是什么。

    他要让赏金公会尽可能的屠戮,荒古血楼需要救助的,只有背负血海深仇的唐氏高手,而不是那群累赘!

    ……

    虚空界

    血神界拖着妖王府在乱流中穿行,粗大如柱的血色肉芽不断被罡风割断,然后又被血海修补。

    虽然已经被法则规束在血神界中,但血神主宰还是没有放弃和妖王府界灵沟通。

    他不断派出麾下的十二众顺着肉芽跑到妖王府地宫中与界石对话。

    “狐狸,我看到一条通道就在前方,我们就要归陆了,等回到西贺,我一定能唤醒你,一定!”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