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的由来

卉不卉

    好像是感觉到了玖闻的到来,闻玖慢慢的睁开眼睛,脸上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经过爱与欲望之花的洗礼后,闻玖已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了,整个身体也已经长成了。

    “你还是来了。”闻玖看着玖闻,眼睛里有欣慰,也有些许遗憾。

    “这是,怎么回事?”玖闻一步步走上去,却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在远处的时候,她还没看清楚,但等到她走到近前的时候,她才震惊的发现,闻玖不是坐在石椅上,而是被镶嵌在石椅上!

    他的血肉已经和石椅融为一体了!

    “你怎么会…”玖闻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闻玖被石椅限制住,目光只能直直的看着前方。

    “或许,是时候给你解释一些东西了。”闻玖沉默了片刻,道。

    玖闻脸上的疑惑愈发浓厚,但她还是乖乖的站在闻玖的视野里,静静的听他讲。

    “你觉得,离别岛是个什么地方?”闻玖先是问了一句。

    “什么地方?”玖闻眉头一皱,正想回答,突然,许许多多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朝她涌来,她那已经趋向稳定的思维被彻底改变,爱与欲望之花的花粉的力量都被压制了下去。

    她愣了许久,才如梦方醒的道:“这里,是哪里?”

    语气里有五分疑惑,还有五分恐惧和不安。

    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哪有人能够这么容易就接受那么多新奇的东西

    “这里是离别岛。”闻玖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一如刚刚遇见的那一刻。

    那个时候,玖闻的心被触动了,也留下了爱的种子。

    但现在她却浑身发凉。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玖闻后退了两步,然后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她现在才发现,十七八岁的闻玖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就是男装的她!

    这不可能!她绝对没有双胞胎哥哥这种东西!

    “我就是你啊。”闻玖脸上的笑容越发浓厚。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玖闻颤抖着声音问道。

    “或许,我该讲一个故事。”闻玖慢慢的道。

    “在很早很早以前,是没有离别岛的。”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被世界放逐,陷入了最绝望,最孤独的境地里。那个人在绝望和孤独里死去。”

    “这一切,也都是命吧,因为机缘巧合,他死去的灵魂在一个奇异的空间里沉淀下来,化做了一块小土地。”

    “那就是最初始的离别岛;我们脚下的土地,就是那个人的灵魂所化,只是在复杂的变化之中,他的灵魂已经彻底失去了活力,再也不可能苏醒了。”

    玖闻好像在听天方夜谭,但她还是按捺着自己听下去。

    “第二位来到离别岛的是小灰。”闻玖看着玖闻肩膀,浑身都是纯灰色羽毛的小灰正静静的落在玖闻的肩膀上。

    “据说那是一个坚毅的灵魂,哪怕在最绝望的境地里也没有放弃希望;他死后蜕变成了小灰,也是唯一的能够连通离别岛和人世间的存在。”

    “第三个到来的人是绝望之树的那一位;他被小灰带到离别岛的时候,灵魂已经千疮百孔了。那是一个汲取着绝望存活的伟大人物,他的灵魂化做绝望之树,就连无边苦海都能够汲取。”

    “第四个到来的七彩湖的那一位,也是迄今为止离别岛上灵魂活力最高的一位;哪怕是现在,他都算不上真正的死去。”

    玖闻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现在已经彻底代入了闻玖的思维;接受了现实之后,这一切反而没那么惊悚了。

    毕竟是接受过各种洗礼的现代人,玖闻的接受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七彩湖那位虽然不算死了,但他也出来没有真正意义的活过。”闻玖又道。

    “为什么?”玖闻疑惑的看着闻玖。

    “因为他把自己彻彻底底变成了和一般人,一般灵魂完全不一样的存在。”闻玖解释道,“你所看到的七彩湖,其实只是他逸散的一丝丝力量造成的。”

    “七彩湖又叫梦幻湖,因为化身七彩湖的那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活在了自己的梦里。”

    “梦,是他的灵魂化身,但他又活在自己的梦里,所以他永远不死,但也永远算不上活着。”

    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感受都感受不到的东西,和不存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第五位来到离别岛的人化为了风眼,被埋葬在土里,最后吹拂出了错综复杂的幽风洞。”闻玖的脸上罕见的多了一抹情绪。

    “那是一个很可怜的人,一生都在谩骂,责备与嘲笑中度过,那些语言就像钝刀一样源源不断的切割着他的心,把那个心切的支离破碎;最可怜的是,哪怕他死了,那些语言依然像附骨之疽一样缠着他,让他不得安定。”

    “我之前带你走的,其实是幽风洞的外部,如果走近风眼,你能够听到他那痛苦的呻吟;他已经呻吟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了。”

    “第六位来客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但他最后是被当做异教徒处死的。”

    “他那纯粹无比的信仰甚至连离别岛都承受不住,只能开辟了一个界中界,然后他自己化做了那颗顶天立地的通天巨树。”

    “那是一个最纯粹的追求者,追求的不是梦想,而是自己的灵魂,他的灵魂就沉睡在他的神国深处,通天巨树上其实有一个树洞,如果你仔细聆听,甚至可以听到他诵念的声音。”

    “第七位来客是一个很压抑的人,他所有的怒气与活力都被压抑在心底,所以化成了无边的岩浆湖;岩浆把一切都烧的一干二净,于是他看到灵魂最深处的生死;”

    “一念生,一念死;他明悟了生死,从生死中看破了束缚自己的层层阻碍,所以他死后化做了生死之树,突破了所有的沉默。”

    “第八位来客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情绪在他的身体上汹涌,化做了势不可挡的潮流;”

    “其实我一直觉得他来到离别岛是个错误,不过,或许哪怕再光鲜亮丽的人,心底也都是虚无冰冷的吧。”

    “然后,第九位,就是我了。”闻玖的眼睛飘忽着,仿佛置身事外。

    “置身苦海,自成净土的是离别岛;而彻底脱离苦海的是孤独王座。”闻玖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

    玖闻看着他,就像看到了一位王者。

    一个独立与世的,高高在上的王。

    “不对,”玖闻突然想到什么,“之前那些人都是死后化身,那你现在不是要死了?”

    “是的,我马上就要死了。”闻玖微笑着,脸上没有一丝慌乱。

    “为什么?”玖闻下意识问道。

    “哪有什么为什么,该死了,自然就去死了。”闻玖哑然失笑。

    “那,那你说你是我,又是怎么回事?”闻玖笑的时候,玖闻的心好像被一只冰冷的手一下子狠狠的攥住了。

    很疼,而且拔凉拔凉的。

    她只能够试图用语音来掩饰自己。

    “我是你,是另一个你,做出了另一个选择的你。”闻玖的声音有些疲惫,他苦涩的笑了一下,道:“本来还想好好的说一下的,但看起来时间不够了。”

    他眨巴了下眼睛,一抹蓝光闪过。

    玖闻身上最后的封印被解开了,最后一抹记忆涌上心头。

    “原来如此。”玖闻静静的看着闻玖。

    “原来如此。”闻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是拥抱世界,还是彻底超然

    这是一个通向灵魂的选择,也是必须要做出的选择。

    玖闻选择了拥抱,闻玖选择了超然。

    所以玖闻将要离开,返回人世,而闻玖却要永远留在这里。

    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些来访者也是一样的--灵魂做出选择,一个离开,一个留下。

    而之前所经历的那些,就是闻玖的选择与信念。

    因为它们,所以闻玖选择了留下。

    而玖闻选择了离开。

    “你是我,我是你,我是玖闻,也是闻玖。”玖闻喃喃道。

    “去拥抱世界吧。”闻玖向是花掉了最后的力气,彻彻底底的闭上了眼睛。

    去走自己所选的路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