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师祖也能指点(下)
作者: 任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夺天丹?,不光是王永,连高月在一旁也同时惊叫了出来。 王永哪怕已经是元婴老祖,心境已经到了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的境界,却也忍不住惊叫了出来,问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莫非这就是为伍雄长老炼制的夺天丹?你竟然炼制了两枚?”

  由不得王永失态,连伍雄这等大乘期马上就要飞升的高手,面对夺天丹的时候也要失色,更何况王永一个区区元婴老祖?

  王永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杨晨不止炼制了一枚夺天丹,否则的话,伍雄长老自己使用一枚,哪里来的多余的夺天丹?

  高月在一旁,早已经惊呆,这等强悍的东西让高月简直无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怪不得杨晨要如此的慎重其事,如果放在高月身上,别说九重禁制,说不定她会直接开口要十八重。过度的震惊甚至让高月直接就丧失了说话的能力,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再也无做出任何的动作。

  杨晨似乎早有心理准备,见状直接一个箭步窜到了高月身边,双手扶着师父的香肩,将高月慢慢的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好,和王永隔着一张桌子,中间就是那个硕大的玉箱。

  王永丝毫不在乎这种师徒对坐如同平起平坐一样的安排,他的双眼早已被那个装着夺天丹的玉箱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再也挪不开半分。

  一直等到两人发呆了至少一炷香的时间,杨晨才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将两个陷入极度震惊中的人惊醒。

  “夺天丹炼制了两枚是不是?,一清醒过来,王永就急切的冲着杨晨问道:“杨晨,是不是?”

  “师祖,夺天丹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出来两枚?,杨晨苦笑了一声无可奈何的解释道:“如果一次能炼制两枚的话,那这夺天丹也实在是太寻常了吧?”

  “那,那这一枚?”王永的脸上已经带上了一股惊惧的表情,根本连那个已经显而易见的事实都不敢说出来。

  “这一枚就是我们为伍雄长老炼制的那一枚。”杨晨点头说道,而且说的十分的清楚,肯定,清晰,确保王永和高月都能够一清二楚的听明白。

  “那怎么会在你的手中?”听到杨晨确切的回答,王永和高月第一反应并不是捡到了什么大便宜而是好像惹下了泼天大祸一般的表情,说话的声音,一如开始的那般颤抖。

  “伍雄长老已经用不着这颗丹药,所以送给了我!”杨晨平缓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让人静心的魔力,当然更多的是这话的内容,让几乎已经把心悬到了喉咙口的王永和高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天哪!”高月不顾形象的在椅子上瘫软了下来:“差点被你吓死,你这个家伙”

  高月对面的王永,似乎也不比高月的形象好多少满头的大汗这个时候才敢发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到了地上,王永似乎都没有察觉,沉重的呼吸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元婴老祖的呼吸。

  呼呼,王永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恢复了一些精神。这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马上追问杨晨究竟而是马上在自己原本布置下的十几重禁制的基础上,一股脑的又连续的增加了不知道多少重,直到一位元婴老祖都感觉到疲累的时候这才停下手来。

  “伍雄长老为什么会送给你?他怎会用不着?”做完这一切,王永才把目光从那个玉箱挪到了杨晨的身上,己眼前这个气定神闲的徒孙,王永忽然有一种的感觉。筑基期的小辈,居然能够炼制成大乘期高手飞升才会使用的夺天丹一切都和做梦一般。

  “因为这一枚夺天丹,并不是完美的夺天丹!”杨晨先说了这一句之后才开始慢慢的给王永和高月讲述当时炼制夺天丹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当时夺天丹度丹劫失败由伍雄代劳从而提前领略了颇风劫的威力之后伍雄长老对飞升充满信心的事实,也让两人明白这夺天丹对伍雄已经不是必不可少之物,所以出现在杨晨的手中名正言顺。

  当然,和赫连云打赌夺火种的事情,杨晨也没有放过。听到赫连云一个元婴老祖竟然还要为难杨晨当时一个炼气期的后辈,连王永都开始痛骂出声,丝毫这位师祖有哪里像一个元婴老祖高人,分明就是一个护犊子的乡村老汉。

  夺天丹的炼制过程,起伏跌宕,高月和王永听到津津有味。到后来的丹劫出现之时,王永甚至开始急不可耐的问起当时丹劫出现的阴火劫到底是怎样的情形,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请恕弟子放肆!”杨晨的右手伸出,伸到了王永的额头前,左手却伸向了师父高月。

  王永一愣,忽的明白过来,杨晨这是打算将自己记忆中的情形打入他的神识,让他通过杨晨的记忆来感受一次当时的过程。当下也不管这样有多么不注意形象,直接将脑门凑了上去。王永这样做,高月也有样学样,将脑门贴到了杨晨的手上。

  丹劫发生之时的景象,就这样在王永和高月的神识之中重新出现。也幸亏杨晨筑基之后识海突地发生了异变,能够支持这样的方式让别人己想让旁人景象。这是灵界的手,甚至邓易雅等人也只能自己领悟当时的情形,却不能和旁人分享。

  激动之平的王永高月,完全没有在意这个小小的细节,全身心的沉浸在丹劫发生的过程当中。雷劫,阴火劫,颇风劫,三灾降临的景象完整的呈现在两人的神识当中,如同发生在眼前,连伍雄最后挡下颇风劫的经过都没有错过。

  杨晨早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王永和高月还沉浸在丹劫的景象中无自拔。杨晨也不出声打扰,静静的等着两人自己清醒。

  良久之后,王永才从那种沉思中觉醒,满脸的喜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这可省了我至少百年的摸索苦。,

  求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