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接到会议通知的人 二

墨戳

    靠近玄武镇的一个灰色区域。

    一个杂草丛生、颓败荒芜的无人区。

    顾德兵正沿着一条长长的昏暗隧道行走。水滴落到脚边,软弱无声,那里长着厚厚的一层苔藓。

    顾德兵穿着齐膝的橡胶套鞋,蹚过没脚踝的污水,荡起哗啦啦的水花。在他头顶,荧光灯闪烁着。一个穿着黑色防水长靴和护甲的娇小女人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女人手里提着一个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笼子,她的身边是两个同样身穿护甲、手持大口径步枪的战士。

    在隧道里行走了一段时间后,四人来到一扇巨大的铁门前。顾德兵把手压在靠锁的地方。

    一缕青烟袅袅升起,被他手压的那片区域渐渐热了起来,很快周围开始冒出小小的气泡。

    随着气泡向四周扩散,铁门出现了一个被融化的大洞。顾德兵把手从冒着青烟的洞口探进去,只听咔哒一声响,铁门被从内打开。

    他把两扇门推向两边,正要跨进,身后的女子却拍拍他的肩膀,递过来一部手机,只见屏幕上面有一行字“下午2点,委员会在关隘召开临时委员会。”

    临时委员会,不是委员工作例会,只有发生大事的时候才会召开。

    “好吧。速战速决”顾德兵叹口气,回头比划了一下手势,众人一起将面罩调节成黑色,然后穿过门,身后随从按照手势的安排,扔出炫光弹。

    一道堪比太阳的光芒骤然亮起,接着就听见隧道里响起一阵恐怖的嘶吼声,一阵沉重的金属铛铛声,随后是尖锐的子弹出膛的枪击声和肢体中弹的嚎叫。

    离21区总部约五十里地的一个山谷。

    一个任何标志的庄园,正安静地徜徉在上午的阳光中。

    庄园里的一个房间。深色玻璃遮住了一多半投射进来的光线。地面上厚密的深灰色毛毯,看上去倒像没铺一样。

    茶几上有几盏台灯,和一旁沙发上那些时明时暗的烟头,交相呼应,如同夜空的星斗,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一群年纪颇大的男人们正聚在一起喝茶抽烟。

    烟雾缭绕,在这昏暗房间里,越发难以看清身体深陷在沙发里的那些人的面目。

    王克功坐在这些人中间,心里腻烦的不得了。

    他正在听着一个负责矿产的老家伙一边咳嗽,一边慷慨陈词自己部门的重要性,其实也就是说他自己有多重要。

    不过,作为一个受邀领导,一个撑场面的贵客,他不得不克服倦怠的情绪,一边抽着雪茄,一边装模作样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至于飘忽的眼神将其思绪带到了哪里,没有人清楚。

    偶尔,他被汇报人咳嗽声中断思绪,王克功看着汇报人抱歉紧张的目光,心里其实在寻思着能不能装着疾病突发,手脚哆嗦着离开这里。

    即便是令人生厌的老人,也讨厌被和自己同样年老的人包围。如果此时有个老人一定要和你长篇大论你根本不懂,更不感兴趣的东西,没有人能像王克功那样依然能温和地微笑。

    尽管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使他的笑容看起来颇为凶狠。但是能够让他错爱聆听,对说话的老人而言,都是值得激动的事情。

    就在其他老人打起鼾声、王克功也头脑昏沉地将雪茄熄灭,准备借着如厕,出去透透气时,一个服务生端着一个金属托盘进来,走到他的身边。

    看着托盘里嗡嗡震动的手机,王克功心花怒放。

    来电是他的秘书。按庄园的规定,随行人员和手机不能带进会议厅,秘书只能拿着手机,在庄园的前院候着。

    “部长,李延冰和杜霖联合要求召开临时委员会。时间是下午2点。我们需要提前出发吗”

    “当然。给我准备好飞车。”王克功愉快地关闭手机,站起身来,装出十足的遗憾口吻,打断了汇报人的喋喋不休的演说,整理有些褶皱的衣服,挥手和昏暗的屋子告别,“先生们,实在太遗憾了。委员会有临时会议,职责所在,我要先走一步。”

    关隘,有一个房间,常年保持着诡秘的安静。

    宽大的房间,空荡荡的。除了地毯和墙纸外,就只有一张宽大舒适的躺椅,一个茶几,和茶几旁的一个凳子。

    今天,凳子旁站立的一个人,说话时,身子笔直,没有落座,显示出对躺椅中的主人极为恭敬。事实上,他的说话举止和神态也确实如此。

    “听你这么说,他的适应速度还是挺快的。”躺椅中传来房间主人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你依旧要做好他的安全工作,在那栋楼里面,不准出现任何对他人身安全不利的事情。”

    “是”站立的是一个青年男子,典型的军人站姿,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微一犹豫后说道“不过,他让我外出,调查一些事情。那么,对他的保卫工作,如何安排”

    躺椅中的人没有立刻说话,好一会才用阴沉的声音缓缓说道“你主持情报工作。应该知道,我不会只安排你一个人在他身边。”

    青年立刻明白了,双膝一并,笔直如枪,不再说话。

    “他交代给你的事情,你要好好做。以后我不叫你,你就不要来这里。有事,你就启用工作上的沟通渠道。”

    青年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是从事情报工作,自然明白保密性的重要。只不过,今日他有些事拿不准主意,担心通过工作渠道,句话也说不清楚。

    “10区的考察团有问题。”青年低头说出此行的来意,“杰斯卡让他的副手冒充10区副主席。他为什么会用这么低级粗陋的手段以他的精明,应该知道我们立刻会查出来。”

    “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目的。他也没打算要蒙蔽我们。他只是想试探他而已。”

    “来这里之前,杰斯卡他们去了9区和11区。”见躺椅中没有传来声音,青年继续说道“在9区,杰斯卡吊唁了童珊珊,那个女孩在和他出任务的时候死了,中了变异病毒。在11区,杰斯卡从黑市购买力大量护甲。离开我们区后,他并没有直接回到10区,而是在凤凰城逗留了几日,和广泰物流的负责人郭小欢会面,然后杰斯卡派了一个亲信去追杀他,被他反杀了。”

    青年言简意赅,但是每一提到一件事,都能让人浮想联翩,感受到步步杀机。

    躺椅里的人,似是在琢磨其中的某些隐秘,稍停半晌后说道“你去查着两件事一,9区的那个女孩到底怎么死的;二,弄清郭小欢的日常作息规律,以及她的一举一动。”

    青年微愣,密查郭小欢,他倒是能理解,9区童珊珊之死难道也有什么蹊跷不过,对于此间主人的命令,他从未怀疑其前瞻性和正确性,当即领命。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后一个中年人推门走了进来,“墨主席,下午2点有一个临时委员会会议,是李延冰和杜霖联合要求召开。”。

    躺椅中再次出现沉默,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青年侧脸看了看走到身旁的中年人,见对方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便说道“应该是关于一个审讯。昨天上午,姬世明、李延冰和他在武楼审讯了一个人。审问中出了问题受审者死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