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5 靠双手吃饭
作者: 须尾俱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看!”

  站在角落里的芦画忽然朝对面墙上一指,刚要开口,忽然又急忙把话头咽了回去——似乎一时没留心,差点让“大象”二字脱口而出。顿了这么一顿,她才继续说:“那个,对面墙上多了一行提示文字。”

  “Day 1,9:00AM。”当林三酒绕去一看时,见那行大字是这么写的:“今天,请合理解释为何房间内没有足够岗位。”

  “这是在逗人玩儿呢?”一直以来寡言少语的进化者,一个名叫间生的男人,都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岗位烧给死鬼了。”

  那行大字仍旧直挺挺地挂在墙上,显然不认为这个解释足够合理。

  “解释不难,”季山青跟在林三酒身后,像个小影子似的,说道:“先把背包拿过来。”

  “怎么分配?”芦画微微皱起眉毛问。

  在场八个人里,芦画、豪斯特和间生三个人都是最后才搭便车加入的,相处起来总不那么熟稔,这个问题一扔出来,不免就有几分尴尬。

  “先不分配,”季山青解释道,“要在这房间里工作谋生,肯定还有更多细则,比如怎么工作,维持一天生计需要工作多久之类的问题……答案可能都在背包里。等我们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再说分配不迟。”

  几乎没人多作他想,这个任务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林三酒肩上。为了保险起见,最好一次多抓几只背包,免得被游戏认定为她已经选择好了职业;她用意识力卷住三只背包,一面将它们从象肚子下面拖过来,一面犹豫着朝季山青问道:“你也需要背包吗?”

  “这个游戏是人设立的,”季山青点点头,“所以我这具身体也会被视作玩家之一。”

  那么,就由她来放弃背包吧。

  她拥有季山青的绝对注意和斯巴安的优先关照,以及女越、韩岁平二人的全盘信任,比起在场任何一人来说,都多了好几层安全网。只有让她放弃背包,才能避免这个小团体中出现裂痕。

  在她想到这儿的时候,大象忽然一转头,好像被一只正在地上滑行的背包给吸引了注意力。象鼻在空中转了几转,似乎又要朝它落下去的时候,韩岁平忍不住低低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大象身上所有的眼睛登时齐齐一翻,盯准了他。

  他急忙挪开了目光,装作看不见它。

  不知多少只人眼睛慢慢地眨了眨,纷纷转开了。刚才韩岁平没有出声,没有提及大象,看来就不算是犯规……当七只背包都被顺利拉了过来,众人都在背包处凑在一起的时候,那一刻没有人察觉到任何异样。

  下一秒,一道灰影子猛然扫过了眼前空气,擦着林三酒的鼻尖急刺而出;紧接着,韩岁平被当胸打中,直直倒飞出去,咚一声撞在了墙上。

  林三酒惊呼一声,眨眼之间扑到他身边,在他跌下来之前就将他抱住了,连忙问道:“没事吧?”

  韩岁平一张脸白得仿佛落上了一层雪,好像想要呛咳几声,却都被堵在了胸口,身子弯得像虾一样,仍旧连一丝气都吐不出来。不消让季山青检查,林三酒只是轻轻一按,就知道他的肋骨已经尽数断了。

  “没关系,只是骨折而已,”她压下惊怒,尽量轻声安慰道:“我们治得好你。”

  “他明明……”女越及时掐断了自己的话,“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稍微深想一下,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不言自明了。人有时也会看着空荡荡的地方,这不奇怪,但是人不会看着空气而忽然吃惊——也就是说,他们说话、行事、反应,全都不能“认知”到大象的存在。

  众人手忙脚乱地将韩岁平搬到了角落里,又将背包全数抱过去,尽量离大象拉开了距离。刚才它的那一下攻击,连斯巴安都没能及时作出反应、拉开韩岁平,足以说明一个问题:他们的能力在面对大象时,几近于零。

  “那……他是不是就不能工作了?”豪斯特小声地把盘萦在众人心头上的念头说出了口。

  “先看看背包是怎么回事,再下判断。”季山青抬抬下巴,说:“注意到了吗,每一只包盖上都写着职业。”

  一共七只背包上,有四只的职业是“农民”。剩下的,分别是“税务员”、“检察员”、“工人”。

  不得不说,这个职业列表远远超乎林三酒的意料之外。她原本还以为,自己的麦克老鸭能力可以派上用场的……她先示意季山青去给韩岁平瞧伤,想了想,说:“背包里有东西,挺沉的。芦画,你先选一个职业,看看包里是什么。”

  眼见自己第一个被叫到,芦画似乎吃了一惊。她犹豫一会儿,伸手抓过“工人”背包——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墙上的提示文字下出现了一行小字,写着“所有职业一旦选择不可更改”。

  也就是说,做几天工作再把它让给没有工作的人,是不可能的了。

  “有一张说明书,”芦画从包里抽出一张纸,不忙看,又从包里掏出了几个小小的工具:“这些是……打磨器?”

  这些工具大概能够用作抛光、打磨、削切一类的用途,个头儿虽小,却也能用。

  “工作报酬即是生存物资形式,生存物资是100卡一颗的食物球。”芦画一边读着说明书最上端的大字提示,一边说道:“每人每天必须摄入300卡才能维持生存……”

  《工人职业说明书》

  工作内容是服务于农民,为其农具提供打磨修补等服务(玩家务必要真正做出相应动作),从农民手中获得报酬。以件计价,做得越多,报酬则越多,不限于工作时间。

  注意,需要从所获报酬中,扣除掉纳税部分后,剩下才可以自用和/或给他人使用。

  看到“给他人使用”这行字,林三酒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热量与生存的关系:1000大卡是每天保持初入游戏时身体能力的水准;300大卡仅可以维持最低限度的生存,不能避免身体虚弱、头昏眼花等副作用。随着摄入热量上升,体力、能力也会越来越强,甚至超出自己本身的能力强度也是有可能的。

  某一天摄入不足300大卡,与连续三天没有工作,这两个前提若有任何一个没被满足,就会迎来死亡。当然,只要有工作,摄入300大卡并非难事。

  热量摄入时间不限,但必须是在夜晚12点之前。在此以前摄入足够热量,就可以保证第二天的生存与体力。

  林三酒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计时。很显然,这个房间里的计时与真实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一样的,现在正是上午9:12分。

  “我们抓紧时间分配职业,”她拍了一下地上几只背包,“虽然我们可以一人匀一点生存物资给韩岁平吃,但他不能工作,我们就必须要在三天结束之前,找到出口离开。这段时间,就当作给他养伤吧。”

  “我拿农民好了,”季山青眼也不抬地说:“斯巴安,你拿监察员。”

  斯巴安老老实实地拿起了检察员的背包。

  《农民职业说明书》

  工作内容是种地(玩家务必要真正做出相应动作)。以时间计算收获,每小时生产100大卡的食物球(在农具没有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否则视损坏程度减少收获);耕种时间越长,收获越多。注意,需要扣除掉纳税部分后,剩下才可以交易、自用和/或给他人使用。

  除了具体该怎么种地的指导之外,其余的注意事项,都与工人是一样的。

  在剩下四个背包里,只有税务员独树一帜;众人商量两句,由那个话少、脾气却挺直的间生拿了它。剩下林三酒、女越、豪斯特三人,都成了农民。

  “这……”间生抽出说明书,顿时一愣。“这张纸上写着,除了大概的工作原则可以说之外,我不能把自己的具体工作内容透露给他人知道。所以,我也不能把这张纸给你们看。”

  “我的这张也是,”斯巴安一边说,一边将说明书揉成一团,重新扔回了背包里。“你主要就是收税的吧?”

  “是的,你们的收入要交给我一部分,”间生抬起手,指着房间另一头,对中央的大象视若无睹:“由我拿去那边的入税点上缴。”

  所谓的入税点,是直到刚才明明还不存在的一只长方形水泥槽子,就坐落在墙角处。林三酒越看那水泥槽子,越觉得它像是一只食槽,似乎以前在动物园里看到过——她看看房间中的大象,再看看那水泥槽子,皱起了眉头。

  “我的工作,就是要检查你确实收税了,并且没有偷吃。”斯巴安耸耸肩。

  间生不尴不尬地点点头,没说话。

  “税收多少?”林三酒问道。

  “不好意思,这个不让说。”

  季山青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其中一块棋盘大小的模型农田。像这样大小的农田,每人都有好几块;它们逼真得就像是把实物缩小了,农田稍一倾斜,还会扑簇簇地落土。

  农民的时间是最珍贵的,因此四个人一弄明白情况,就都将自己的农田全数铺在了地上。这房间本就不大,被农田与韩岁平的病床占去不小的一块之后,众人不由得往外挪了一段距离——那大象的象鼻在空中扫了几下,从他们的肩上、头上扫过时,长在皮肤上的无数人眼睛,都滴溜溜地转向了他们。

  其中女越的农田,几乎就紧贴着象腿了,她不得不以余光紧盯着它,做好了它一动,就随时收起农田的准备。

  “等收获以后,大家先留着自己的食物球,不要吃。”季山青盘腿坐在地上,用一只小锄头耙地,面色一如既往地清醒冷静——这可真是林三酒从没想到自己能瞧见的一副画面。“我们一天劳作后到底收获能有多少,要在税务员收过税之后才知道。等到那时,我们再来分配食物球。”

  “那我们三个人就找出口,”斯巴安说,“礼包,给我们几支笔。我们先从没有农田的那一半房间开始,找过的区域,就各自用标记涂满。”

  “你自己用指甲挠吧。”季山青一副不大高兴的模样,朝不远处的韩岁平抬了抬下巴。“我刚才就想说了……他肋骨断了,需要用固定胸廓的布带绑上才行,但是我试着拿出布带时,发现在这个房间里,外来的物资都不能用了。”

  “你是什么意思?”林三酒一惊,问话时,已经打开了卡片库。

  “战斗的道具还可以使用,但是物资一类的东西,都无法在这个房间里出现。”季山青叹了一口气,说:“我们这几天能够调用的物资,只有食物球和身上的衣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