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手足相残

上善又水

    “这位大哥,你能松松手吗我要被你掐死了”问橙被勒的脸都憋红了,握拳捶打着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臂。

    “我也是”问谦因为被扼住喉结的关系,已经憋的翻白眼了,听到问橙的声音勉强随声附和着。

    御剑心松开手,兄妹二人掉落到地上,两个人开始拼命的咳嗽,眼前全是血管充血后造成的小星星。

    “闭嘴”御剑心嫌咳嗽声烦人,冷冷的开口喝止两个人的咳嗽。

    问谦生怕对方再下杀手,赶紧站起来蹒跚的跑去背包旁,拿出一瓶水扔给问橙,让她压一压咳嗽。

    “两个问题,第一,刚才的血是谁的。”御剑心双手背到身后挺直身板,冷冷的扫视兄妹二人一眼。

    “我的”

    兄妹二人同时开口,问谦觉得毕竟血是自己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让他伤害问橙;而问橙觉得莫家需要女人当家,自己替哥哥承认了至少能留个活口,不会要了自己的命。

    “你们在耍我血是谁的这么难回答吗还是说你们都想继承铜剑贷神之力”

    “血是我的,别难为问橙,我刚才坠落时划破了小腿,不信你可以检查伤口。”

    问谦抬起腿伸了出去,等着御剑心过来检查伤口。

    “不用了,第二个问题,昨晚立言灵契的是你吗”御剑心向着问谦走了过去,盯着他的眼睛与他对视,想好好看看莫家这次送来了个什么东西。

    “是我我叫莫问橙,我哥哥叫问谦,你这契约也太不准了吧,都把名字告诉你了,你还分不清男女吗”

    问橙前半句大声承认,后半句只是小声的吐槽嘟囔了一句,却被御剑心听到了。

    “契人心术不正,降天雷”

    御剑心快速念了一句话,伸手一只,晴空万里突然闪现惊雷,就在问橙脚边炸裂,砸的地面下凹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坑,还冒着白烟。

    “我有些脸盲,下次会劈的更准一些的。”御剑心露出微笑有些遗憾的说着。

    “沃特大哥你还脸盲我看你就是单纯的近视眼吧顶着一对死鱼眼男女不分。”

    问橙在家里就是被宠着的那个,问谦平时要是不抓着点,问橙能天不怕地不怕到飞上天,这次问谦离的有点远又没说话,问橙不仅没被雷坑吓到反而跟御剑心硬刚。

    当然代价是非常惨痛的,御剑心快速一指,问橙的鞋子被劈了一个洞,就像被鞭炮炸裂了一样。

    “高手我知道错了,你要我们如何才能放我们兄妹二人离开丛林”问橙看到鞋子秒怂,直接软骨头的跪了,狗腿的问着御剑心的要求。

    “你们两个,我只会留一个完成剩下的契约,开始吧”

    御剑心像以前一样转身席地而坐,等着争抢自己的人大打出手两败俱伤,他坐到地上的那一刻,周身聚满雾气,深蓝色长衫变成了月白色,嘴也变得能说会道爱挑拨离间了许多。

    “好好表现,谁先抢到我,谁就可以当我的契人和我立契,带我离开莫家,看你们这样一定是莫家旁系,与其一辈子都要为本家付出,听莫佳佳的摆布,不如考虑一下造反留一个强者带我走。”

    “你想让我们怎么抢”问橙一看对方换成了剑心,立马盘腿坐在了地上等着他公布游戏规则。

    “打架不会吗你们两个互抽嘴巴子,要哐哐的那种,越狠越好,不行下脚踹,总之就是要见血的那种打架,最后谁还站着能举起剑来大喊三声,我赢了我就是你的专属护身剑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随时听你指挥。”

    剑心继续挑拨离间,像平常那样忽悠抢夺者表演打架给自己看。

    “你等我们两分钟,我们商量一下。”问谦听到规则,背起登山包向问橙跑了过来。

    “妹,这事不太靠谱。”

    “我也发现了,这是想看咱们打架找乐子,不如”问橙偷偷看剑心一眼,比划了一个扔出去的手势。

    问谦秒懂她的意思,抬头看了看坑壁顶端,蝎群不敢下来都聚集在深坑周围,已经把自己包围了,就算假装打架打赢了拿到剑,也不可能砍出蝎群,它们既然敢围过来,就证明蝎子是守护这把铜剑的守护兽,为今之计只有把宝贝还给它们了。

    “你们两个要干什么”

    剑心看着兄妹二人各自举起青铜剑掂量了一下,随后莫问橙举起青铜剑对准了坑壁顶端扔了出去。

    问橙的力道差了些,剑并没扔出深坑,反而扎在了靠近顶端的坑壁上,青铜剑附近的蝎群随即四散而逃,离青铜剑远些的蝎子已经开始向坑中涌来了。

    “剑来”

    剑心看到坑内涌进来的蝎子非常生气,伸手一指,插在坑壁上的青铜剑飞了过来,剑心自己拿着剑挥剑一转,来不及逃跑的蝎子全化作了灰烬。

    “开始吧,赢了的,带着剑出去,输了的留下喂蝎子。”剑心将剑插入地上,双手环抱在胸前靠着坑壁斜站着。

    问橙看看问谦,用面部表情示意问谦去偷剑,问谦也挤眉弄眼的回应表示自己办不到。

    “你在这站着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打的起来,光想着如何讨好你了,不然你先回去,我们两个打赢了再用血叫你出来”

    问橙看着剑身上的血迹又心生一计,既然是沾上血剑灵才出来的,把剑灵骗回去,将血洗掉不就好了。

    “对,我们是兄妹,怎么可能当着外人的面自伤和气。”问谦也赶紧跟着帮腔。

    “别说兄妹相残,手足母女间为了抢夺莫家继承权做出来的丑事一点也不少,想上位手上总要沾点血的,至于沾谁的血呵,好吧,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看你们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剑心嘲讽莫家一番,袖子一挥凭空消失了,问橙立刻拔出地上的青铜剑,将水瓶里的水全倒了上去,疯狂擦着血迹。

    “干净了,别擦了,咱们赶紧上去吧。”

    问谦拽着问橙胳膊就往软梯旁拉。

    “哥,快跑蝎子蝎子下来了”问橙跟在问谦身后刚想爬上软梯,看到脚下正有一堆蝎子涌来。

    随着剑心的消失,坑壁上的蝎群纷纷落入坑中,在坑底慢慢凝聚成一只巨大的蝎子,大到占据了整个坑底,光尾巴就有电线杆那么粗,摆出进攻的姿势翘起来比坑壁还高。

    问谦和问橙刚爬上软梯,蝎尾一扫尾尖扎进坑壁之中,蝎尾所过之处坑壁瞬间塌方,顺便将兄妹二人抽回坑内。

    “问橙,快跑。”

    问谦一个前滚翻避开土块落地后赶紧站起来,拉起慢半拍的问橙撒腿就跑,快速的避让着蝎尾,奈何问橙跑的实在太慢,急的问谦将问橙扛在肩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坑底的甬道内跑去。

    就在问谦离甬道入口只差一步的时候,巨型蝎子快速转动身体,再次将蝎尾上的勾刺甩了过来。

    “哥”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