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族长出关

闽北吃香蕉

    处理完九伯的后事后,韩孟海和韩孟瑶一同去看望大伯和十姑姑。

    韩宗林的膝盖旧疾复发,已经不能下床行走,因为内伤严重,这几日常常不省人事,粥米难进,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尚存一丝活气。

    至于十姑姑正面中了辟火元珠,神魂伤重,终日自言自语,行为怪异,近似疯癫。

    神魂受损医治起来非常麻烦,韩孟瑶想要早日返回玄清门,不惜一切代价求个高阶医疗师过来给大伯和十姑姑看看。

    当然,她也急着回山门,找出解除煞元丹丹毒的方法。

    韩孟瑶要返回玄清门的当天。

    韩孟海和韩其苍,以及韩家叔伯长老都来缥缈峰议事阁前送别她。

    韩其苍嘱咐道“孟瑶,你也不用过于伤心,现如今第一要务就是赶紧回玄清门,把金蛟蟒上缴宗门,累积足够的功德点,兑换筑基丹。”

    “三叔公,大伯和十姑姑就有劳你照料了。”韩孟瑶说完,转身又看了一眼咳嗽不止的韩孟海。

    韩孟海见状,强忍咳疾,立刻擦掉嘴角残存的血迹,露出笑容道“姐,我现在伤势好了许多,你也不要太担心我,筑基成功后,记得来书信。”

    韩孟瑶在玄清门一向冰霜清冷,但是回到自己家族中,这里是温暖的家,不是玄清门那种冷漠世故环境可比的,她难免真情流露。

    看着嬉皮笑脸却面色苍白的韩孟海,韩孟瑶知道他是硬撑,不由得心情愈发沉重,眼中含泪,道“孟海,你真的长大了。姐姐也放心了。”

    韩孟瑶百感交集,一时语塞,正要挥泪辞别族亲。

    却在这时候。

    无稽山门

    主峰灵云峰峰顶,金光闪耀,霞光四起,灵风阵阵,吹得桃花瓣四处飘零。

    一时间。

    仙鹤长唳,灵鸟汇聚。

    一团团霞云聚拢凝结,飘冉而升。

    众人一齐望向灵云峰。

    只见一道巨大飞虹剑从山峰顶,拔地而起,贯入长空,法光阵阵,伴随霞光,团团萦绕。

    一个精神矍铄,鹤发童颜的老者,白袍飘逸,仙气渺渺,正踏剑御风,穿云拨霞,向缥缈峰急速飞来。

    这是御剑飞行之术。

    只有剑术达到极高境界,并且晋升筑基期后,能够炼化法力,才能做到御剑飞行。

    悬浮符和疾飞符根本无法和御剑飞行相提并论。

    御剑飞行可以飞行更高,速度更快,剑随心动,能体会道真正驰骋天地之感。

    五大灵峰的韩家修士全部站立望天,个个面露喜色。

    “不是法力虚影,是族长真身。”

    “族长出关了。”

    有的韩家族人不禁喜极而泣“族长终于出关了,我们韩家终于不用担心受怕。”

    仅仅几个呼吸间。

    那飞虹剑剑锋直转,白袍老者已经横悬于缥缈峰半空中。

    一身飘渺之气加持在他身上,此人面目炯然,不怒自威。

    众位宗字辈韩家长老喜上眉梢,一一拱手行礼,几乎异口同声道“二伯公。”

    副族长韩其苍也拱手,激动道“二伯,你总算出关了。”

    眼前御剑飞行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是韩家族长韩丰禹。

    韩丰禹翩然飞落阁前,收摄回御剑飞行的飞虹剑,道“孟瑶要筑基是大事。我今早正好冲破桎梏,突破魔障,晋升了境界,便提早真身出关,可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韩孟海和韩孟海一齐对韩丰禹行礼,恭敬道“太伯公。”

    韩丰禹一脸慈祥,道“孟瑶,你已是炼气大圆满,这次换到筑基丹,必定可以筑基成功。”

    韩丰禹又转头看了韩孟海一眼,见他修为大进,甚是刮目相看,颇为欣慰道

    “孟海,之前我以法力虚影空降东南大药田,你还是炼气五层修为,现在短短时日,却已是炼气七层修为。

    看来平日很是刻苦修行,比老十一当年更有出息。”

    韩丰禹是韩孟海的太伯公,也就是韩孟海爷爷的父亲的嫡亲二哥。

    韩孟海的太公没有灵根,活了古稀之年就去世了,韩孟海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世。

    韩丰禹则是一出生就身怀双灵根,天资很不错,悟性颇高,算是当年族里的风云人物。

    他几乎没有什么困难就晋升炼气期九层修为,后又机缘巧合,靠一己之力获得筑基丹,顺利筑基成功。

    在先代族长坐化山门后,韩丰禹就成了新一代韩家族长。

    这一百年间,韩丰禹身肩重责,一直以复兴韩家为己任。

    他牢记使命,加强修行,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结丹成功。

    奈何年岁渐长,精血衰退。

    韩丰禹自知已一百六十多岁,已经算是筑基期寿元的中后阶段,之前又再闭关期间,先后两次以法力虚影出关,极其耗费道行,他深知未来结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虽然闭关六年,晋升了境界,却始终无法领悟结丹奥秘,只要没有结丹成功,筑基期层次的境界提升并不能增加寿元。

    韩丰禹暗有所思,他转身看到韩孟瑶神色黯然,便语重心长安慰道“孟瑶,其苍已将南漓海之事告知我了。事已至此,你也不要过于伤心内疚。

    为家族任务而牺牲,是每个韩家族人的荣耀。

    韩家之所以能够在南漓四郡中千年不倒,哪怕三百年前,和仙云门那次大战,韩家差点就灭族,还是照样挺过来了。

    我们韩家靠的是团结一致,不怕牺牲,永不言弃。只要我们韩家将这种精神意志薪火相传,家族终将有一天会崛起。

    孟瑶,你若能筑基成功,也是我们韩家的无上荣光,这样宗林、宗建、宗岚他们的付出也就值得了。”

    韩孟瑶听完一席话后,正色道“太伯公,孟瑶铭记教诲,如果将来韩家需要我,我一定义无反顾为家族,哪怕牺牲也在所不惜。”

    韩丰禹慰藉点点头。

    韩孟瑶眼见韩孟海面色苍白,实在不放心他的身体,担忧道“太伯公,为了斩杀金蛟蟒,孟海在南漓海服用了煞元丹。

    如今丹毒发作,难以控制,他一直咳血,可有办法除去他体内的丹毒”

    韩丰禹闻听后,以法力化作丝线,悬于韩孟海手腕,以悬丝诊脉,细细探知脉象后,不由皱眉道“煞元丹这种下品法丹,果然丹毒很是强烈,反反复复,极其折磨人。

    孟海的丹田残毒凝聚,已经堵塞他的七经八脉,寻常的灵药没用,无法根除。

    若想要完全根除不留根,那就必须用玉髓清灵枝。

    这种药草状似珊瑚,一甲子生长,一甲子开花,一甲子才能落花结果成熟。

    只有落花结果的整支玉髓清灵枝才能彻底解除煞元丹的丹毒。

    不过这种灵草对于灵脉品阶要求很高,无法种植在东南大药田,我们无稽山门这种灵脉无法存活。

    即便是玄清门管辖范围内最大的坊市乌山坊怕是也很难买到。”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