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不死
作者: 迷路的鱼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之前是好奇,可我现在是一点也不想知道。

  陈时无法摇头,他只能以坚决的语气说道:“不,我不好奇。”

  真影:“……”

  真影诧异地望了望陈时,估计没想到陈时不安套路出牌,也不顺着它的话语接下去,它只得无视这句话:“果然,你很好奇,也对,不只是你,换做是任何地表的四国人来了这里,也会好奇我在做什么。”

  我他妈真的不好奇啊!陈时嘴角抽了抽。

  “其实,我做的没什么,只是一项普普通通的研究罢了。”

  真影叹了口气:“可惜我这项普普通通的研究,不会被四国大众所接受,只能在遗垣之都进行,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遗憾。”

  它说着瞥了一眼陈时:“你能来到这里,肯定见过幕支了吧?”

  幕支?

  陈时心中一震,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知道幕支?”

  “我当然知道,它可是我的学徒。”

  真影露出一丝笑容。

  “它是你的学徒,你、你知道它在第七层?”

  陈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你知道它在做什么吗?”

  对于陈时的问题,真影竟然毫无隐瞒之意,它很干脆地一点头:“不死之力的研究课题。”

  “你知道它在研究什么……它又是你的学徒。”

  陈时深吸了一口气,“那些东西不会是你刻意……”

  “啊,我的那个傻学徒,以为放在地下室的不死之力是被它意外发现的。”

  真影语气不无遗憾地说道:“其实除此之外,这个学徒还是很聪明的,它对不死之力的研究也有独到之处,于我也有许多的启发,可惜前不久竟然忽然死了,那时我就知道,第七层肯定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本想立刻过去看看,却被其它事情耽误。谁知,这个时候你们却来了,真是太凑巧了,我在看到你的瞬间,就知道幕支肯定死在了你的手里。”

  陈时越听越心寒,之前在第七层听完幕支的解释时,他总觉得哪儿不对劲,现如今看来,幕支根本就是一个傀儡,一个被操纵了的傀儡。

  “伤脑筋呢,虽然它始终想着如何背叛我,但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学徒,让你这么杀了,可不能轻松放过你呢。”

  真影继续靠近陈时,头上的面具几乎快挨近了陈时的额头,它的身高比陈时还要高出一大截,站在他的面前,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所以,你想给你的学徒报仇?最开始就对我们不怀好意的是你吧?”

  陈时暗暗叫苦,不断思索解决困境的方法,他努力地想动弹身体,可惜无论他怎么用力,脖子以下的身体都不听从指挥。

  这样的局面前所未闻,以前再如何危急,他好歹还有一丝逃离的机会,纵然是遭遇最可怕的“神骸”那一次,他还能跑呢。这次则可能是他生命中最危急的一次了,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还没给你说完呢……”

  真影转过话题,也不回答陈时的问题,“幕支的研究在于不死之力,而不死之力的研究是个伪命题,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永生不死的人和物,幕支进入了思维的陷阱,总认为永生不死才是不死之力的完美状态,可哪里会存在完美的事物?”

  它仰头看着天花板,仿佛那上面有什么让它陷入沉迷的物品:“其实根本用不着那么完美,阶段性的不死,已经够完美了,它的研究对我的课题有部分的补充作用,可惜,思维的陷阱让它精神步入了偏执,竟然在自己的身上进行试验。如果你不杀了它,它也活不了太久。”

  “你们……都在追求永生不死?”

  陈时皱眉,永生不死的话题可不仅是它们,连人类自身都在追求,纵观中外历史,也不知有多少人为了不死而做出各种疯狂的举动出来过。

  然而,都以失败告终。

  但这也不是绝对,在这里,陈时发现的种种迹象表明,25世纪的人类似乎在寿命上取得了突破,不说单体性质上的永生不死,却可能以另外一种迭代的方式获得永生。

  “追求不死是真的,可并不是追求永生。”

  真影缓缓离开了陈时,它背对着,以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永生有什么好的?只会让你因为无限的寿命,而陷入对自身的傲慢与怠惰中,光是想想,就感觉愚笨般的肥大。”

  那样的语气充满了不屑,与它说的话语有点矛盾。

  “我不懂,不死和永生有什么区别吗?”

  陈时看这真影不急于对他不利,连忙也顺着它说话,反正尽量拖延时间。

  “石头也是永生,但那有什么意义?”

  真影回头:“如果仅是石头一般的永生,那我早就可以做到了,可这没任何的意义,永生在于生存的快乐,在于情感的交织,在于你可以随意的行动而不受限制;可不死就简单多了,不需要考虑个人的情感,不需要考虑是否痛苦,不需要去思考更多,只要你不死就行。”

  这话说的陈时一时沉默,他有点犹豫地道:“你说了这么多,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所以你不喜欢永生,却又追求不死,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他渐渐感觉到,真影和幕支不一样,幕支追求永生不死是为了个人,而真影话语中的含义,好似并非为了自己。

  “生存。”

  真影干净利落地回答,面具下的眼睛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力量:“生存,四国之人的存亡。”

  “四国……的存亡?”

  这话题怎么忽然从不死到了四国去了?这感觉就如同一个人大谈特谈自己的人生观如何赚钱,忽然话题一转,变成我赚钱是为了人类存亡去了。

  不是一般的突兀。

  “地表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和谐,四国之人一直面对其它智慧种的包围与进攻,近百年来,看似较为和平,其实暗中涌动,早已到了悬崖边上。”

  真影语气不变地道:“四国和其它智慧种的实力差距太大,哪怕有众多的遗物保护,也依然处于下方,要是再不做改变,也许要不了十几年,四国可能就会迎来一场灭亡危机,是谁也逃不掉的危机。”

  “那么改变的机会在哪里?我想,不死的士兵,可能就是改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