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回去

化三生

    想到做到,这顺手的事,白来的生意,不能不做,天下医者又不是紧他一家。

    秦何思索着,把车子往旁边一停,就向着那辆大奔车走去,看看能不能医。

    “爸你好点了吗”车子那边,青年正担心的望着中年,感觉自己父亲咳嗽更严重了,咳出来的血丝鲜红,像是器官内的血。

    玲玲也是焦急的抿着嘴,无助的下意识环顾四周,却看到秦何从不远处走来,正向着他们这里走近。

    青年也同样看到了秦何,误以为秦何是附近车内休息的人,被惊醒了,正准备道歉,说明缘由。

    秦何倒是先抱拳一礼,望向了三人道“我会些医术,不妨先让我看看”

    “我爸的病”玲玲想说看了很多家医院,都看不出来,秦何又是这么年轻,看着都不靠谱。

    青年却是先一拦自己妹妹,又把目光望向了东边的卫河方向。

    意思是这里是卫河附近,说不定这位过来的人,就是传说中的修炼者。

    这万一不让看,耍什么脾气,说什么气话,再废话废话耽误时间,说不准就错过了什么。

    青年是一副病急乱投医的心态。

    玲玲也不说话了,责怪自己是关心则乱。

    秦何望向了中年,看到中年闷声咳嗽着点头,是上前了几步,也没把脉与望闻听切,而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掌放在了他的胸口,不等青年等人好奇,就一股灵气渡了过去。

    稍后退后几步,秦何望向了想问什么的青年,还没说什么。

    中年忽然急促着吸了两口气,咳出了一口墨色黑痰,感觉浑身上下很轻松,肺里也没东西了,嗓子也不痒了。

    只是那对兄妹看到了自己父亲咳出了黑痰,倒是吓了一跳,赶忙过去扶着,“爸你怎么了”

    而中年多年的生意精明人,都没和他们说什么,反倒是直接把他们推开,向着秦何感激道“谢谢医生谢谢谢谢”

    他说着,又瞪向了愣住了兄妹二人。

    青年先是迷瞪过来,明白了,径直去往了后备箱位置,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又小跑着来到了秦何的身前,双手恭敬与感激递上,“谢谢医生,谢谢医生这里是一颗三百年灵芝”

    青年说到这里,一副只送东西不送钱的模样,因为他如今明白过来以后,那仔细想想,有哪个医生能一掌打过去,然后让十几家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病症瞬间痊愈

    这分明就他妈不是医术,是仙术

    那自己送钱,讲价,真不如直接把东西送上,表明他们的诚意与尊敬。

    毕竟两方不对等,多说就是多错。

    可说实话,秦何也不知道中年什么病,只是知道中年开着这么好的车子,那肯定什么医院都去了,又都治不好,还专门找来了卫河,那八成就是煞气入体。

    所以,管他病因是什么,直接一口灵气渡过去,能治则好,不能治也能吊命,保他活到明天早上。

    但如今一看,这病好了。

    那什么都不说了,正好。

    秦何本来就抱着治病拿钱的心态,又看到青年等人这么恭敬,干脆就高人风度摆到底,拿完药材盒子转身就走。

    可对于玲玲等人来说,秦何是神医,就是传说中的修炼者,是大人物

    他们是一直站在路边,目送秦何上车、倒车,加油,远去。

    等行在路上。

    秦何才打开了盒子,望着盒内的药材,这真是路上捡着了生意,真应该多在庙会那里待待,或许能多救几人,多拿一些物件,算是悬壶济世。

    因为谁能想到这个世界内有三百年的灵芝

    只是仔细想想,要是在庙会里开堂接诊,这估计就有事了,明摆着就是砸人家医馆的场子。

    最后动了人家的利益,人家会给自己悬壶祭天了。

    捡个便宜就行。

    秦何盖好盒子,扔到了后座,接着走,这地方不能久留。

    也随着时间去。

    第二天下午。

    秦何来到了邻近的省内,租了一间房子,开始购置药材,准备把灵芝炼一炼。

    往后几天都无事,练武炼药。

    但在第七天下午。

    卫河庙会的龙门里街。

    金针堂,神医季先生的门外。

    正有一位面容威严的老者,感恩戴德的向着一位相送他的青年道谢。

    “谢谢神仙谢谢神仙”

    老者面露感激,旁边也有几名穿着名牌衣服的小辈向着青年鞠躬。

    这位青年正是庙会内的神医,季先生。

    季先生温文尔雅,把他们一一扶起,又叮嘱了用药时间,以及各种可能诱发病症的原因以后,才回到了堂内,关上了房门。

    望着屋内桌子上的药材,他开始整理,这些都是他这段时间内得来的诊费。

    只是随着嗤嗤声,堂内后门打开,一位中年正一边吃着酥饼,一边向着正在整理药材的季先生道“你救我一命,我也帮你做了五年的事。再有两年,咱们就没恩情了。我禾老三不再欠你什么。”

    “我还希望你早点走。”季先生把药材分门别类,都放在了柜子里,“这五年来你吃了我不少药材。”

    “那我欠你恩情更多了。”老三笑了,嚼着酥饼,“我可以再帮你做五年的事。”

    “好。”季先生皮肉牵动起来,显露出一个笑容,“我也是这个意思。有禾先生帮我,一位先天高手帮我,我安全也有保证。”

    “你还是别笑了。”老三喝了一口水,接着吃,“你笑起来真他妈难看,就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

    “我有位修炼者朋友在七天前路过服务站”季先生忽然换了一个话题,脸上的肌肉也突然放松,笑意顿止,“我听他说那里还有一位病人,怎么没见到那位病人过来都好几天了,是不是死路上了”

    “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也帮你查过了。”老三抹了抹嘴巴上的饼干沫,“他们从服务站走了,被人医好,有人抢了你的生意,咱们少了一颗药材。”

    “哦”季先生收起好了针具,“那我倒是想要见见,看看是谁医术这么高明。”

    话落,季先生接着整理药材。

    老三打开了房门,出去了,或许去查是谁抢生意了,弱了他东家的名头。

    而随着时间过去。

    秦何依旧练武练劲炼药,那三百年的灵芝,药力是真的来劲。

    无风无雨,直到第十一天清晨。

    秦何起床准备接着练武的时候,却发现梦醒了,是在良哥的别墅内。

    手里拿着没吃完的灵芝,现实接着练。

    可当先要紧的事,是什么梦境物品让自己入梦的。

    秦何起床先是走到了书架旁边,扫了一眼上面的书籍,都不是。

    再望了望旁边架子上摆的几件古董,心里突然有些悸动,来源是第三行内的一件木鱼。

    样子巴掌大小,就和平常寺庙内的木鱼差不多。

    秦何把木鱼拿起,又望了望大亮的天色,就打开了房门下了楼。

    楼下良哥早就起床,正在和温老师说着什么,安排着等会的行程。

    这时,他们听到脚步声,见到秦何下来,是一同起身相迎,“秦师傅,我们已经吃过早饭了。但看秦师傅还在休息,就没有打扰,我现在再让厨房做”

    “这个不用。”秦何没什么二话,直接扬了扬手里的木鱼,“我想说,良哥屋里的木鱼卖吗我相中了。”

    秦何说着,也是觉得鬼怪世界是个不错的地方,都是机缘,也是练功时间,不能丢下了,能买就买。

    “秦师傅喜欢这物件”良哥笑着摆了摆手,“秦师傅喜欢就尽管拿去,咱们两个谁跟谁”

    良哥说着,又稍微压低一点声音道“像这样的古董,咱们仓库内还有很多。等吃完饭,秦师傅和我一块去转转”

    秦何把木鱼装到了口袋里,目光望向了门外,“那走”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