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时间:2022-06-05来源: 首页-新博88-首页

  在《西厢记》主角崔莺莺执扇图的红黑色Logo下,茶颜悦色门店前摆起了铁马,前来购买奶茶的人群排了一圈又一圈。被排队长龙劝退的消费者,则打开了茶颜悦色线上点单小程序,却发现前面的订单还有近200杯,预计时间“4小时”。

  即便早早宣布涨价,在大本营长沙更出现关店风波,但茶颜悦色的热度依旧不减。

  茶颜悦色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目前茶颜悦色在重庆共有4家门店,计划今年下半年陆续增加到十几家。

  若不是亲眼所见,在重庆上大学的陈立(化名)很难相信,茶颜悦色“真的有那么多人排队”。

  为了完成“山城第一杯茶颜悦色”的打卡任务,陈立差点被磨掉一层皮。他告诉时代财经,自己从早上8点就去门店外排队,在4小时之后才取到号。

  6月1号上午,在重庆来福士逛街的张琳(化名)发现,在门店外熙熙攘攘的排队人群中,有几个黄牛游走在队伍外,他们朝着排队的人群或过往的路人摇了摇手中的袋子,凑过来低声询问道:“幽兰拿铁要不要?很便宜,80一杯。”

  她告诉时代财经,有购买意愿的人会被黄牛们带到停在门店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旁,面包车后备箱是一个大保温箱,黄牛们在买完奶茶后,会将奶茶存放在保温箱内。

  在闲鱼等平台,也有黄牛开价180元一杯代购茶颜悦色。该黄牛告诉时代财经,180元只是代购费用,奶茶费和配送费需要买家自付。而当被告知其他人的价格低至80元一杯时,他立刻表示,愿意降价至80元。

  “目前,重庆门店附近不止我们一个代购团队,大家会互相抢生意,也有团队卖低价,总是比自己便宜。”该黄牛对时代财经说。

  实际上,为了给重庆门店造势,在正式营业前,茶颜悦色就在抖音等平台进行直播带货,销售重庆门店优惠券、手摇沫泡奶茶等产品。但这也引发了部分消费者的吐槽。有网友表示,茶颜悦色在直播中把网友拉黑,宣传的秒杀产品种类、数量与实际并不一致。

  除了重庆外,茶颜悦色也曾对外透露在西安、苏州等地开店的想法。在最近这股并不算激烈的拓店潮中,茶颜悦色的目的似乎很明确:寻找与大本营长沙类似,具有网红感的新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热闹点位,以一定数量的门店,不断吸引当地的消费者。

  “重庆和长沙两个城市有很多相似点,比如都是旅游胜地,有着网红属性。茶颜悦色在长沙本地也带有一定的旅游打卡属性,外地的游客几乎都会前去尝鲜。除此之外,相比一线城市,重庆、武汉等地的奶茶市场的竞争也没有那么激烈,茶颜悦色的压力不会太大”。餐饮分析师、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告诉时代财经。

  疫情是倒逼茶颜悦色加快走出长沙的另一原因。“以前茶颜悦色的‘鸡蛋’都放在长沙这一个篮子里,一旦出现疫情等突发事件,风险很大,现在他们也有意识地开始开拓市场,避免出现此前长沙因为疫情大批量关店的情况”。汪洪栋说。

  但走出长沙,也可能意味着茶颜悦色“主场优势”的消失。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曾在FBIF2020食品饮料创新论坛上表示,茶颜悦色此前迟迟未扩张,更深层的原因在于组织力以及供应链和基础设施的打磨需要时间。他还表达了对茶颜悦色走出去后对品控、组织能力和供应链跟不上的担忧,“不是不想,而是出去了真的会死”。

  长期以来,茶颜悦色在长沙以“十步一店”的高门店密度和低客单价,在长沙的各大高客流地段占得先机,并借此率先完成了对消费者的培育。而茶颜悦色走向全国,其身上的网红属性和神秘感亦有可能随之消失。

  汪洪栋对时代财经表示,除了武汉外,茶颜悦色的门店此前主要集中在湖南本省,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为其自身品牌营造出了一种神秘感和稀缺感,但一旦大规模开店到省外,这种神秘感有可能降低。

  汪洪栋认为,在省外拓店的过程中,新增门店的数量多少、节奏如何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茶颜悦色。“如果外地店开多了,茶颜悦色就会变成一个奶茶店,真的只是奶茶店。”

  决定在省外城市拓店后,茶颜悦色的步子也迈得更加谨慎。上述茶颜悦色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公司有去其他城市开店的想法,但会建立在经营好现有城市门店的基础上,具体的计划还在商讨中。

  除了继续拓店外,茶颜悦色还在持续试水新的业务和产品。近两年来,茶颜悦色进入新零售领域,推出了包括茶叶、茶具和其他文创产品。2021年,茶颜悦色首个零售类茶饮新品——手摇泡沫奶茶上线天猫等电商平台,自此进入杯装冲泡奶茶赛道。

  在线下,除了常规门店外,茶颜悦色相继推出茶叶子铺、茶颜游园会、小神闲茶馆等新品类线下零售门店,并通过茶颜欢喜殿、外卖镖局等店型模式发展外卖业务。

  不过,上述新增业务和产品似乎只能作为茶颜悦色茶饮主业的补充。如何在全国化的拓店过程中持续保持热度,才是其需要考虑的问题。



上一篇:云南勐海:茶科技助力普洱茶“出海”“出圈”
下一篇:“绿”茶飘香兆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