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的信阳毛尖br不该只有单芽茶

时间:2023-01-23来源: 首页-新博88-首页

  这个采茶季,信阳茶农特别忧心,因为采茶工更难招了。如果不提高采茶工待遇,很多茶农只能眼睁睁看着嫩芽老成树叶。

  片面追求单芽,早已让信阳毛尖成本高企,发展进入死胡同。而不断提高采茶工待遇,意味着茶叶价格的上调,对于没有价格优势的信阳毛尖而言,这更是雪上加霜。

  如何破题?信阳正在尝试采摘期由目前的20天左右变为清明至白露,并回归一芽一叶、一芽两叶传统。

  又是一年采茶季。3月24日,看着漫山遍野新芽初露的茶园,浉河港镇金华村茶农饶东升却轻松不起来。

  今年,他接下了一些老乡的茶园,茶叶种植面积扩大到200多亩,过完年就开始招采茶工,至少需要200人,但到现在也只招到40人。

  招采茶工,是横亘在茶农们面前的一道难题。老山茶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熊志涛说,整个金华村,现在连三分之一的采茶工都没招到,“再过几天春茶就开采了,招不到采茶工,满山的‘金叶’一夜间就会变成一分不值的‘树叶’了!”

  浉河区浉河港镇龙潭村茶山组茶农戴明说,他家有70亩茶园,现还缺25个采茶工。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一大早他就骑摩托车到车站接,结果人没来。

  “我们村民组茶园大约1100亩,需采茶工1100人,目前一半也没招到。”茶山组组长张德军说,早采三天是个宝,晚采三天便成草。茶农辛辛苦苦打理一年,收益全靠这20天了。

  目前,信阳全市茶叶种植面积212万亩,可采面积160多万亩。作为信阳毛尖的原产地和核心产区,浉河区现有茶园60万亩,采茶工紧缺的问题较突出。

  “信阳地处茶叶主产区北部,新茶出来较晚,导致浙江、福建等地‘捷足先登’。”信阳市茶叶办副主任宋世奇说,此外,茶园面积增加、外出务工人员增多、人口老龄化,也是采茶工紧缺原因。

  饶东升回忆,十几年前,他们都是开着大巴车,到驻马店、漯河等周边城市招工,车停下吆喝一声,不到一小时就坐满了。而这些年,浙江、福建提前“挖人”,等信阳毛尖开采时,已经无采茶工可招。

  “信阳毛尖只要芽头,成熟工一天也只能采两斤多,浙江、福建那边都是采‘一芽三叶’,特别好采,干一天算下来,挣的比采信阳毛尖多,而且采摘周期更长。”饶东升说,两相比较,他们自然都愿意去浙江、福建那边了。

  据介绍,目前信阳毛尖单芽采摘费每斤50元,四五年没有上调,正常情况下每人每天只能采2斤多。尽管为吸引采茶工,茶农还包吃住、负责往返车费,甚至连卫生巾都配,但这个待遇,对于很多人来说并无吸引力。

  采茶工日趋老龄化的现状,也说明用工荒将越来越严重。熊志涛说,2005年以前,采茶工都是20多岁的姑娘,2012年以后,采茶工都是奶奶辈的人了。

  “年轻人都在外打工,在工厂晒不着太阳,工资还高。而采茶一年只能干20天。”熊志涛认为,再过些年,采茶工更难招。

  “信阳毛尖采摘成本占比高。”张德军说,4斤茶草才能炒1斤茶叶,其采摘成本就占了200元,这还不包括其他生产成本。

  提高采茶工工资,对于价格本已偏高的信阳毛尖而言,显然不现实。如何解决信阳毛尖采茶工的招工难问题?对此,不少茶农建议效仿浙江、福建等地,采摘一芽多叶的毛尖,并将采摘期延长至白露。

  “延长采摘期,提高了茶叶利用率,采茶工、茶农的收入会增加,毛尖的售价可以降低,消费者也能得到实惠。”茶农董友良说,他利用春尾茶,生产一芽多叶的毛尖,制作成99元/斤的“大众茶”,虽然外形不如单芽的毛尖好看,但色香味并不逊色,在网上广受追捧。

  采茶工也从中得到了实惠。尽管一芽多叶的茶鲜叶每斤只给6元采摘费,但由于非常好采,每人每天能采30斤左右,每天能赚近200元,比采单芽增收近一倍,采茶工也很乐意。董友良说,由于他家茶园长期需要用工,与采茶工形成了稳固的合作关系,所以他家的采茶工今年不但不缺,反而招多了。

  “春茶苦,夏茶涩,秋茶好喝舍不得摘。”饶东升说,按照老传统,信阳毛尖的采摘期是从清明持续到白露,金奖作品就是一芽一叶。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些茶企为追求高额利润,利用人们物以稀为贵的心理,炒作“毛尖”就是单芽头的概念,将信阳毛尖带入歧途,信阳毛尖的采摘季由150多天缩短至20多天,造成了茶叶的极大浪费,影响了茶农收入。

  为提高茶农收入,2018年起,信阳开始尝试延长采摘期,增加一芽多叶毛尖产量。

  “这些年,我们一直鼓励企业适应市场需要,推介一芽一叶、一芽两叶的信阳毛尖,同时也在尝试延长采摘期。”宋世奇说,2018年,有茶叶基地一年采了三次茶,每亩茶园增收1300元左右。

  宋世奇认为,延长采摘期、主导一芽多叶信阳毛尖,采茶工、茶农、消费者都是受益方:对于采茶工而言,同样时间一芽多叶的采摘量肯定大于单芽;对于茶农而言,生产一芽多叶的茶叶采摘期更长了,产量也增加了,成本也就下降了;对于消费者而言,三五百块钱就能买到很好的毛尖。

  “一芽一叶的毛尖,一斤需要万把个芽头,而单芽毛尖一斤需要几万个芽头,所以单芽毛尖售价都在800元以上。”宋世奇认为,单芽的毛尖只是泡着美观,从口感上来说,一芽一叶、一芽两叶的毛尖口感更好,所含物质更丰富,真正懂茶的人都喜欢,从经济角度而言更实惠,政府也一直要求茶企丰富品种,生产大众化茶叶。

  尽管茶农普遍认为,单芽是对信阳毛尖的误读,也是对茶叶资源的浪费,但从政府层面而言,却无法禁止茶企生产单芽毛尖。

  “市场有需求,企业才有生产。”宋世奇说,单芽茶叶不仅限于信阳毛尖,普洱、正山小种、金骏眉等茶叶也有,每斤一两万元的都不少,相比之下,信阳毛尖最贵的,也只有文新的“中原一品”绿茶、红茶,售价1万多元。



上一篇:普洱澜沧:提质升级 让景迈山更绿更美
下一篇:我驻外人员、海外华侨华人、留学生举办活动欢度新春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