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视界丨岁月如歌“ 知青茶园”

时间:2022-04-14来源: 首页-新博88-首页

  本期“普洱茶视界”试图去碰触三个不同年代创业者关于“茶”的情怀:

  岁月如歌。1968年,270名北京知青在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康平镇曼老街村黄草坝一座舒缓的山坡上,开挖种下了560亩茶地,他们在艰苦岁月里抛撒的汗水甚至定格的生命,在边疆人民改造建设现代生态茶园、走向乡村振兴的不懈努力中被延续和铭记。

  以梦为马。生于1988年的王明松10多年的创业、守业生涯都与心中的“兴茶”梦息息相关,这位年轻的“老茶人”也是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青年创业联盟“盟主”,宁洱德化镇的“致富带头人”,以自己的梦想牵引着更多的人,向未来、向更好。

  青春不悔。生于茶山、乐于茶事——普洱茶对于90后茶人李建成来说,是牵挂的乡愁,也是创业的灯火。奋斗的青春里有灯火照亮,于是让前进的每一步都变得扎实自然。

  在普洱,像他们一样的创业者还有很多很多。一片叶子,承载希望、支撑梦想,也蕴育普洱人独有的气质与情怀。

  黄草坝560亩生态茶园,坐落在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康平镇曼老街村一座舒缓的山坡上,远远望去,犹如一片整齐的绿色地毯,种类繁多的乔木如伞般参差点缀其中,整个茶园,宛如精致修剪的花园一般,是极漂亮的景致。

  从黄草坝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陶超口中得知,这片茶园始于上世纪60年代,这片土地先是由知青种植金鸡纳树,后来因金鸡纳树种植失败又改种了茶树。

  在边陲江城,虽然少有知青的历史文化痕迹可寻,但在曼老街这一片红土地上,确有知识青年挥汗播撒过的青春。

  1968年11月14日,270多名北京知青从首都一路颠簸来到边疆村寨曼老街,开荒山、挖台地,种植金鸡纳树。

  知青魏克清在《初进曼老街》里这样写到:“抗美援越前线急需金鸡纳霜。为此,种植金鸡纳树对我们来说是一项光荣而神圣的使命。据说,金鸡纳种子是经周恩来总理特批,用黄金从印度尼西亚换来的,可见金贵。”

  金鸡纳,原产地南美安第斯山脉,金鸡纳树的树皮中含有一种生物碱,俗称金鸡纳霜,也称奎宁,是抗疟良药。插队曼老街的知青第一任务就是种植金鸡纳树,可惜金鸡纳树种植失败,后来才有了曼老街千亩台地和茶园。

  谈起开垦台地,知青尚秋惠在其《踏寻故土》一文中说:“我们沿着插好标杆的山坡,用锄头把土挖掉,拉平一米宽,修成梯田,每天一百米的工作量,手上磨出了老茧。云南的雨水很多,我们上工经常是穿着塑料凉鞋、带上斗笠和蓑衣。山上的路很泥泞,走一段凉鞋就沾满一大坨泥,脚在凉鞋中滑来滑去,不得不经常刮掉泥坨。下雨了,我们也只能拄着锄头,直直地站在山坡上梯田中,让雨水打在斗笠上,蓑衣上。”

  从北京到曼老街,千里迢迢,劳动任务繁重,生活环境艰苦,在曼老街,吃、住、行都远远不如首都北京。知青魏克清在《初进曼老街》中写道:“十八九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干繁重的体力活,每个人只有三五十斤定量,根本吃不饱。人饿得慌,馋得很,一说有吃的,眼睛都冒绿光。”他在回忆文章里还回忆到,在插队岁月里,因为饥饿,他们煮过蛇、刨过山药、烤过蓑衣包,但这些艰难困苦都没有让他们妥协,而是在其中找到生活的乐趣。知青杨晓玲在其回忆文章中曾调侃他们养的猪,“我们接收了一些猪,可这些半大的猪一个个蔫头蔫脑,骨瘦如柴,有时站立半天不动,有气无力的样子真可怜。有人开玩笑说:咱们的猪是三快一慢——嘴比锥子快,脊梁比刀快,躺下比站起来快;一慢是站起来慢,还会做造型呢!”“这些猪没养好,已经成了小僵猪,养不大了,我们决定逐步淘汰,过五一的时候一共杀了三头猪,加起来才50公斤,一个人就可以提走,难怪有人说咱们的猪只能做两道菜——红烧排骨和炖猪皮。”

  知青的生活,有苦有乐,有欢亦有悲。杨晓玲在《早逝的青春》里写了三个把生命奉献在边疆的知青,这些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艰苦的岁月里,定格在了他们为之奋斗的茶山之上。

  如今,知青们当年开挖的茶园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已然成为现代生态茶园,安置了各式各样的灭虫设备,有像粘鼠板一样的粘虫板,有太阳能灯加网袋的灭虫设备。2022年3月9日,黄草坝组举办了生态茶园管理技术培训,前来培训生态茶园管理技术的是云南省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的专家们,黄草坝以及勐康、曼滩等镇内外的茶农也不远百里前来学习。

  岁月如歌。曼老江的江水奔腾不息,曼老街的土地依然肥沃,而那些青翠繁茂的茶园,则寄托了黄草坝人实现乡村振兴的希望。



上一篇:普洱·茶视界丨青春不悔“老鲁寨”茶
下一篇:文新信阳毛尖智能化生产线运行 推进信阳毛尖“数字赋能”